一線|專訪柴碧雲:不光演戲時不註意形象,我生活中也不是很註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成年女人午夜毛片免费_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不收费_成年片黄网站色网址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熱播劇《我要和你在一起》柴碧雲劇照

騰訊《一線》報道 作者:邵登

笑出笑紋、哭到變形,柴碧雲在熱播劇《我要和你在一起》中的表現被網友戲稱“毫無形象可言”,而她也憑借毫無包袱的表演圈瞭一波粉。

新劇的監制是黃磊,導演林繼東是黃磊的學生,而柴碧雲又是林繼東的學生,盡管有著這樣親近的師承關系,選角階段的柴碧雲卻並沒有占到什麼便宜。她稱,學生時代的自己並不拔尖,喜歡上表演也是直到做瞭演員之後,而能夠出演這部劇,她也是和其他演員一樣是靠著試戲爭取到的。

由於在片中一人分飾林美雅和杜若男兩個角色,在拍攝兩個角色對戲戲份時,柴碧雲需要先把姐姐的戲份表演一遍,而後再設身處地的從另外一個角色的角度思考,最後再演出對戲的戲份。盡管過程有些分裂,但柴碧雲卻從這樣的創作方式中體收獲瞭極致的表演體驗。隻是,人物性格上的轉換不僅是對精力的耗費也是對體力的考驗,直到全片拍完,柴碧雲在殺青宴上終於沒有忍住的哭出聲來。

拍戲不考慮形象 用“柴犬女友”形容林美雅很準確

騰訊《一線》:被分手的那場戲哭得很動情,談一談那一場的表演吧。

柴碧雲:我們這部劇劇情很強,林美雅一上來就跟男主拿錯瞭箱子,然後就被20年的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分手瞭。這場戲哭的特別的傷心因為在看劇的時候就代入感很強,因為劇本寫的非常好,它是一連串的故事,很多場戲去描寫這一個事件,所以我在讀劇本的時候就很感動,看到劇本就一下能把我自己帶入到林美雅當中。最主要的是我不太敢去想,對一個孤兒來說,20年從小陪他一起長大的最值得他信任的人,突然一下就變瞭,拋棄瞭她,一想到這兒就會很難過。

騰訊《一線》:那場哭著為渣男跟歐陽求情的戲你是邊哭著邊說話,拍的順利嗎?

柴碧雲:有一場去辦公室找歐陽替陳哲道歉的戲,邊哭邊說話的一場戲拍瞭兩遍,第一遍是按照我自己的處理,就是一開始是很冷靜的,慢慢慢慢哭的很傷心,導演就覺得這場戲是他調過的,他希望我一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很傷心,所以他就過來跟我說瞭一下他的要求。然後我就醞釀瞭一下就進去拍,那天就真的是哭抽瞭,一條就過瞭。

劇照

騰訊《一線》:感覺你演戲時笑出笑紋,哭得醜都不在乎。

柴碧雲:其實不僅是在演戲的時候不太註意形象,我生活中其實也不是很註意,我沒有去想笑出來會有皺紋,或者是哭得很醜,我覺得那是我最真實的樣子,我笑起來就是那樣,哭的時候也是那樣,我沒太去顧慮這樣的表情美與醜,更多的還是在想表演這件事情。

騰訊《一線》:劇中在泰國打黑拳的戲份都是你自己完成的嗎?做瞭哪些準備?

柴碧雲:劇中飾演另外一個人物杜若男,開機前我們做瞭很多準備。這個戲的準備相對比較充足,我們提前很久就進瞭組,一邊圍讀劇本一邊定妝,一邊訓練。當時除瞭請來武術組的工作人員,還有專業的打戲教練,他們沒有太多去想怎麼拍出更好看的架子,而是真的讓大傢在訓練的時候去打去實戰,拍攝的時候再配合武術組導演。

騰訊《一線》:你在劇中的表演也被網友評價為“柴犬女友”,你是怎麼理解這個角色的?跟生活中的自己反差大嗎?

柴碧雲:關於柴犬女友,我認為這四個字形容林美雅非常準確。因為林美雅也不是一味的溫順,她對情感的表達是非常直接的,我愛你,我就會把全世界最好的愛都給你。當然,被別人侵犯的時候,不管我能力有多少,不管我強大或是渺小,我都會站出來去反擊,去義無反顧的舍身的去保護我愛的人。所以柴犬女友這四個字非常準確。

和兩位老師合作壓力很大 大學時是中等生

騰訊《一線》:導演林繼東是你的大學老師。這次找你來演女一過程是怎樣的?

柴碧雲:對,林繼東導演是我的老師,但這個角色是通過試戲爭取來的。

騰訊《一線》:你在大學裡專業成績怎麼樣?

柴碧雲:我是北京電影學院07級表演系的學生,在入學考試的時候是以全國第二名的成績考進去的;但是在學校期間,我的專業課成績並不算班裡最好的,大概是在中間遊蕩的那種學生。我的老師經常形容我就是在軌道的邊緣,雖然不會做出格的事,但也沒有特別的努力。

我真正開始熱愛表演其實是在大學畢業之後開始慢慢拍戲的時候,在這個工作過程當中開始慢慢發現表演的魅力,開始發現做演員是一件非常快樂,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騰訊《一線》:監制黃磊是你的老師的老師,會讓你感覺到壓力嗎?

柴碧雲:出演這部劇壓力非常的大,因為導演是我老師,監制是老師的老師。壓力真的是很大。導演東哥在工作當中對我們是要求是非常的嚴格,但生活中是很寬容的。所以跟他拍戲其實是比以往其它的劇更加緊張。因為我很敏感,他說一句很開心的“過”,或者是一個有點沮喪:“好吧,過吧”,就是過後面加一個“吧”,都會影響到我的心情,最近因為在拍戲也沒辦法追劇,但會在網上看一些片段,就覺得很感謝東哥。

當時他在現場對我每一次嚴格的要求,現在想想都非常值得。這個劇本,當裡面的文字真的變成畫面呈現出來,和自己腦海中想象的是一樣的,甚至還有更好一些的時候,就真的非常的開心。拍戲的時候,東哥還有一段時間找我談話,發微信問我說:“你最近怎麼瞭,遇到什麼事兒嗎?你最近的狀態不對。”有那麼一兩天,我就趕緊調整,其實是處在疲憊期的階段。東哥是一個工作起來會打雞血的人,他可以每天隻睡三個小時。然後我有時候累的提不起勁兒,他就會督促我,我有點害怕他,所以就有瞭現在這部劇《我要和你在一起》。

真的也很感謝黃老師,黃老師是我們這部劇的監制。黃磊老師特別給我們這些新人機會,他也一直在呼籲要有新鮮的面孔,所以非常的感謝他。

和林美雅一起成長 殺青宴哭到崩潰

騰訊《一線》:現實中你的個性和林美雅有相似之處嗎?

柴碧雲:從目前播的一些片斷來看,我跟林美雅還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我一直認為演員和角色是一起成長的,比如說我以前生活中其實沒有林美雅的那種笑容,但是在慢慢塑造角色當中,我在生活中也有瞭這個笑容。以前會覺得生活中有某一個點,比如林美雅有點神經大條,以前我有這一點但沒那麼明顯。但是演完她以後。這個特點在我身上也放大瞭很多,所以說我也是在跟我的角色一起成長,這個過程感覺很美妙,也很神奇。

劇照

騰訊《一線》:拍攝過程中印象最深的是哪場戲?

柴碧雲:印象深的戲非常的多,尤其是情感戲,因為這個劇我一人飾演兩個角色,妹妹林美雅剛剛演完一遍,然後姐姐又要設身處地的去體會這個人物的感受,再演一遍。可以說非常的過癮,但我印象很深的是殺青那天在泰國吃飯的時候,我沒忍住哭瞭,這應該是我從業以來殺青哭的最傷心的一次,我跟導演說:“東哥,謝謝你的信任,這部劇我終於演完瞭,你滿意嗎?“東哥說:我很滿意,我很滿意,辛苦瞭。那時候我就哭的很傷心,畢竟是我的老師,會覺得心裡那個大包袱放下瞭,我完成瞭一份令老師滿意的答卷,也會有一點成就感,很復雜的情緒,尤其是每天工作時間很長,我們拍戲又壓力很大,在最後殺青的那一天就釋放瞭。

還有一次連著低燒瞭一個星期,嗓子失聲瞭,其實從生病到徹底好差不多用瞭一個月的時間,這一個月裡有半個月都是沒有聲音的,很痛苦,因為給後期造成瞭很大的困擾,畢竟現場的聲音情緒是最好的,後期在棚裡也很難配到現場的感覺,所以後期又用瞭半個月的時間去配音,這還是留瞭些遺憾。因為我說不出話,面部表情又會過,後期時如果不說話隻對嘴形,我的肌肉是松弛的又不對,所以我真的很糾結,有一些戲非常遺憾。